长沙警方破获三起医院骗保案涉案金额逾6000万元

长沙警方破获三起医院骗保案 涉案金额逾6000万元

上传虚假处方信息 骗取医保基金80余万元

说实话吴慷仁的角色并不讨喜,有点站在的道德的至高点,他的理念有点强人所难,太乌托邦,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受害者家属怎么办?剧里贾静雯的角色无法面对儿子的死亡,变得爱酗酒,在工作上变成“女魔头”,与丈夫的婚姻破裂,与女儿关系不和,原本好好的生活变得一团糟。她怪自己那天因为接了工作电话还喝了咖啡,不时地问自己,如果那天早点回影院说不定还能救儿子,她连自己都不能原谅,又如何让她去谅解加害人?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湖湘情怀,党媒立场,登陆华声在线官网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转载授权:0731-84329818苏女士。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

接到线索后,雨花分局立即成立专案组开展调查取证工作,长沙市医保局全程给予大力配合。

《我们与恶的距离》围绕着受害人、加害人、律师三者的家庭,期间穿插着其他的社会热点,如人权,死刑废立,精神疾病患者被污名化,新闻媒体为抢新闻,博关注而夸大或播放假新闻的乱象等展开故事。这部剧的切入点很有意思,也很危险,吴慷仁的角色稍有不慎就会被“圣母”,作为律师来说,他的行为有点伟大,他不是在为“罪行”辩护,他只是想预防犯罪,他为精神障碍者发声,维护人权,认为不应该将他们隔离强制住院。

2017年8月,长沙市公安局雨花分局接到相关部门线索:位于雨花区城南路88号的长沙普济医院涉嫌违规骗取国家医保资金898.39万元。

女童的母亲表示嫌疑犯就这么执行死刑,然后呢?他在想什么?在生命发展的过程中,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他从小学就想杀人,为什么家庭、学校、亲人、朋友、社会,没能接住他?这是真实案件里,受害者母亲的想法,而在《我们到与恶之间的距离》中,贾静雯所代表的受害者母亲并不这么想,她并不想知道这些,她认为探究到最后依旧会回归到社会体制、教育体系的问题上,研究这些根本就无法杜绝犯罪,永远控制不了那些加害者。

再者就是所谓的了解这类案件的犯罪嫌疑人,研究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为什么没有人能接住他。这个课题太难变量太多,每个人的成长环境不同,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有自己的思维,性格以及选择的构成本就是非常复杂多变的事,好的家庭可能诞生变态杀人魔,坏的家庭可能产生善良的人。不是所有真相都有所谓的原因,都能根治,都能杜绝,就连剧中犯罪嫌疑人的亲属都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乖乖的孩子会变成这样,何况他人。

(在今天举行的2019省市联合打击欺诈骗保专项行动推进会上,长沙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通报了医院骗保案有关情况。)

出于自我保护的心态,如果你知道你的邻居患有精神类的疾病,你真能做到若无其事吗?再者一边要求和普通人一般对待,一边犯罪后精神疾病又成免死金牌,这对人性有太高的要求,普遍人大概是没有这种思想高度。不过社会上需要吴慷仁所饰演律师这样的人存在,他们理性,不求名不求利,他们的行为能够让人反思。PS说句题外话,死刑无法杜绝犯罪,却有威慑作用。

经查,2017年5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犯罪嫌疑人曾某亚在担任长沙金林骨科医院院长期间,授意其该院医生、药房、护士及营销人员以虚报药品数量的方式骗取医保金83.18万元。2019年1月21日,犯罪嫌疑人曾某亚因涉嫌诈骗被天心公安分局刑事拘留,其所骗取的83.18万元医保金已退赔,目前,该案正在继续侦办中。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4月12日讯( 通讯员 张一叶 记者 王文 )医保基金是市民群众的救命钱,而一些不法医疗机构枉顾国法,肆意采取开具阴阳处方、把小病当大病、上传虚假医疗信息等行为欺诈骗保、蚕食医保基金。近日,长沙警方协同长沙市医保局破获三起医院骗保案,涉案总金额超过6000万元。

经查,长沙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自2012年11月至2016年6月期间,通过小病大治、虚假治疗的方式,利用特殊医保病人(即假病人)虚开药品、检查、治疗,涉嫌骗取国家医保资金4400余万元。望城分局依法对犯罪嫌疑人张某站等33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经调查发现:2013年至2015年,犯罪嫌疑人林某耀担任该医院院长期间,为获取非法利益要求临床医生结合病人及病情制作阴阳处方:即一套处方用于报销医保;一套用于实际治疗。医保报销的处方用药远远大于实际治疗处方药。

目前,该医院涉嫌犯罪的医院院领导及综合科室负责人张某站等15人已由望城人民检察院移送长沙市检察院审查起诉,其余业务科室负责人、普通工作人员18人由望城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2017年9月,长沙市公安局望城分局接到相关部门线索,发现长沙医学院附属一医院涉嫌骗取国家医保资金700余万元,望城分局在接到线索后,立即成立联合专案组开展侦查,长沙市医保局全力配合侦查。

2017年10月18日,雨花分局抽调50余名警力对长沙市普济医院进行收网,先后在湖南长沙、福建莆田等地抓获林某耀等涉案人员24人,刑事拘留21人,逮捕13人,取保候审11人,移送起诉23人,查获病例4000余本、处方笺108本、现金21.2万元。经审计,2013年至2015年,长沙普济医院骗取国家医保基金1529.25万元。目前,该案已由市检察院向市中院提起诉讼,案件正在审判阶段。该案系湖南省首例骗取国家医保基金专案。

2018年7月,长沙市公安局天心分局桂花坪派出所接到相关线索,位于桂花坪街道刘家冲路的长沙金林骨科医院涉嫌通过上传虚假处方信息等方式骗取医疗保险基金90余万元,接到线索后,该派出所立即进行立案侦查,市医保局全力配合侦查。

另外还有犯罪嫌疑人家属视角,周采诗饰演的李大芝因为哥哥随机杀害案件,目睹父母被公众谴责下跪,自家整日被围堵而变得浑浑噩噩,于是母亲便让其改名,让她对外宣称自己父母遭遇车祸双亡,以此逃避世人的眼光。李大芝虽然看似学业工作都步上正轨,可是她依旧活在哥哥案件的阴影里,有点像行尸走肉,用头发遮住自己的脸,不敢回家,无法与人深交,在发现上司贾静雯是哥哥案件的受害者家属后,第一个反应就是辞职逃走。

小病大治、虚假治疗骗取医保基金4400余万元

“阴阳处方”骗取医保基金24名犯罪嫌疑人落网

最后就是维护精神障碍人权,剧里用了好多情节,来科普这种病,主张精神病一直以来是被媒体和大众污名化了,精神病人也绝不是大众以为的那么可怕。确实,精神类患者被污名化很严重,妖魔化到了一人得病全家被疑,以至于很少人正视这个病,正视这个群体。可是生活不是韩剧,韩剧《杀了我治愈我》把男主的精神分裂演得太浪漫,可现实中里并不是这样的,精神类的疾病种类那么多,你怎么能确定你遇到的就是无害?

而吴慷仁饰演的辩护律师王赦并不这么想,他认为一个案子的结束不是简单的判刑,武断地“杀死”一个罪犯并不能阻止恶行的再次发生,预防和善后很重要。于是王赦积极的为这些有(无)精神障碍的犯罪嫌疑人进行辩护,尽管被世人误解被泼粪,不被妻子理解,他也没有停止步伐,继续为犯罪嫌疑人上诉,继续探究嫌疑人他们的想法,就如小灯泡母亲的PO文里所说的一样,研究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为什么没有人接住他们?

augim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