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市无疫情小区见闻市民秋雨中散步

(抗击新冠肺炎)乌鲁木齐市无疫情小区见闻:市民秋雨中散步

中新网乌鲁木齐8月26日电(阿丽娅 王小军 戚亚平 袁晶)“非常开心,下楼的心情如同过年时一样!”8月26日,新疆乌鲁木齐市天山区白玉华庭小区居民周平说,清晨得到通知后,她便开始早早做准备,佩戴好口罩及一次性防护手套,带上出入证,在单元门口进行测体温、信息登记,开始了久违的遛弯。

“不过,要说容易,还真不容易。”朱兴旺举例说,山羊“老三”曾经受伤,伤口还长了虫,他只要一有空就过来检查伤口,用镊子取虫,忙活了许多天才见好。经验技术,就是这么一点点磨出来的。

“养羊这件事,说难,真不难。我半路出家,不也把42只羊喂得体格壮、毛色亮吗?”朱兴旺说。

终日劳碌,兜里刚装进千把块钱,带母亲去趟医院,就全掏了出去。入不敷出,朱兴旺只好四处借钱。

本报记者 沈童睿 朱荣鹏

在楼下开心玩耍的还有居住在乌鲁木齐天山区幸福花园六期13号楼的韦女士和她三岁的孩子。“家里只有我和孩子,一个多月了,孩子也快闷不住了,天天说要去找小朋友一起玩。偶尔,孩子还会在窗户上跟经常一起玩的小朋友对喊几句。今天终于可以下楼了,可以带孩子下楼放放风,实在是太高兴了。这一个多月里很感谢社区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他们又是买蔬菜又是倒垃圾,心里很感动。”韦女士说。

“当然想,可没有钱。”

为了能“多赚钱”,2005年,朱兴旺辞别家人,只身赴深圳打工,在一家危险废物处理站工作。因为干活踏实、肯钻研,他从包装工做到了业务员,月薪从1000元涨到3000多元。本打算留在深圳好好干,不承想母亲突然病倒,朱兴旺只好辞职回来,在家乡和妻子一起打零工、跑“摩的”,维持生计。

位于乌鲁木齐城北高新区(新市区)银鑫路河滩北路西社区御园世家小区,市民三三两两走出楼栋单元门,冒雨撑伞遛弯。

养殖工人们在分拣鲍鱼。李信君 摄

有不少居民纷纷表示,乌鲁木齐的疫情处于攻坚时刻,还是不能掉以轻心,佩戴好口罩,自觉保持间隔,为逐步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奠定基础。(完)

“月月借钱,月月想办法还钱。我自己也快累病了。”朱兴旺回忆起那段日子就直摇头。

2018年12月31日,为改善长江生态环境质量,生态环境部、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联合印发《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行动计划》,提出到2020年底,长江流域水质优良的国控断面比例达到85%以上,丧失使用功能(劣于Ⅴ类)的国控断面比例低于2%;长江经济带地级及以上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控制比例达90%以上;地级及以上城市集中式饮用水水源水质达到或优于Ⅲ类比例高于97%。

2020年荣成鲍鱼养殖面积1万余亩,预计年产成品鲍约2万吨。李信君 摄

凭借过硬的养羊技术,朱兴旺乐此不疲地授人以渔。一有空,他就会去合作社,跟社员们分享自己的养羊经验与心得。经过口口相传,朱兴旺的名气也越来越大,一些养殖户专程从昌洒、潭牛等邻近乡镇赶来向他取经。“他有问必答,好多养殖户都跟他交上了朋友。”朱威力说。

有党的好政策,钱袋子渐渐鼓起来,政府帮扶的两头牛也产了崽。2016年,朱兴旺家就脱了贫,搬进了新房。

时下正是山东荣成鲍鱼采收旺季,9月10日,在荣成俚岛镇东高家村码头,鲍鱼养殖户忙着采收和分拣鲍鱼。鲍鱼产业是荣成主要渔业支柱产业之一,2020年荣成鲍鱼养殖面积1万余亩,预计年产成品鲍约2万吨。

看到有些贫困户怕失败、怕吃苦,拿到扶贫资金却不敢投资,朱兴旺感到惋惜。“我准备继续扩大养殖规模,用实际行动向大家证明,有党和政府的帮扶,撸起袖子加油干,过上好日子并不难!”

2014年被列为建档立卡贫困户时,朱兴旺家给村里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穷”。一栋破旧砖瓦房,屋顶漏着好几处,每当台风袭来,“屋外下大雨,屋里下中雨”。这年,朱兴旺家人均年收入只有2300元。

御园世家小区居民高爱梅说:“40多天没下楼了,在家把外孙女憋坏了,天天喊着啥时候下楼,今天虽然下雨,但孩子闹着下楼与小朋友见面。”姥姥正说着,外孙女王婧熙已踏着滑板车不见踪影。

“必须吃透一门技术”

长江经济带覆盖上海、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重庆、四川、云南、贵州等11省市,面积约205万平方公里,占全国的21%,沿线11省市的地区生产总值占全国比重超过了45%,但生态功能退化和水资源利用矛盾也在凸显。

小区内有物业监督员,随时提醒居民注意防护,不扎堆。阿丽娅 摄

42只羊都有名字,对应着各自的特点。“‘阿来’是你叫它,它就来;‘帅帅’长势最好,最漂亮;‘大耳朵’,就不用多解释了吧。”朱兴旺掏出笔记本,上面记载着黑山羊的名字和健康信息。好记的名字加上细致的笔记,朱兴旺夫妇便可因“羊”制宜,精细化照料。

26日,清晨一场秋雨,让整个乌鲁木齐市气温骤降,虽然秋雨仍在下,但挡不住市民下楼散步的热情。记者在小区内看到,居民佩戴口罩散步,小孩子们踩着滑板车在院子里冲坡,也有不少居民在慢跑,玩健身器材活动筋骨,还有的居民在排队买菜。

而就在这个时候,政府为他端上了一道道丰盛的“大餐”。

朱兴旺没想到,更多好事还在后头。

平时喜欢运动的白玉华庭小区居民布合力且木·斯马依告诉记者,得知可以下楼后,心情久久不能平复,虽然在家的这一个多月里,她每天都带着孩子们写诗、弹吉他、锻炼身体、但现在可以下楼活动,他们觉得真正的欢乐才开始。“我从早晨就开始叮嘱家人,等复工复产后,还是要做好防护工作再出门,以后有机会我们选择出远门游玩。”

“党和政府帮你解决!”

此外,为了满足城区居民应急用水需求,武汉市水务集团另外调配10吨的送水车2台,供水抢修车1台,随行保障应急送水和供水抢修。(完)

生态环境部指出,要紧紧围绕长三角区域生态环境共同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做好文章,创新区域协作机制,推动解决系统性、区域性突出生态环境问题,加快在产业布局、产业结构调整等方面探索区域联动、协同推进的新路径,以生态环境高水平保护推进长三角区域高质量发展。(完)

据介绍,7台套应急救援装备,包括应急保障车1台、移动式应急净水车4台和水质监测车2台。4台净水车在原水条件恶劣的情况下,可开展现场应急制水,将原水制成符合国家饮用水卫生标准的自来水,供水规模可达到480立方米/天,满足12万人每天4升的基本用水需求。2台水质监测车具备便携检测、车载检测、在线监测、筛查分析四大功能,可对有机污染物、重金属与生物污染物等145项水质指标进行检测。

“自己懂多少,就告诉人家多少。我当年学养殖,也是一家家养殖场跑下来、问下来的。人家那时候真心教我,我现在哪能藏着掖着。”朱兴旺说,“引良种、备草料、驱虫害、种疫苗,这些都不难教会。难教些的,是‘志’与‘勤’两个字,脱贫要靠‘志’和‘勤’。”

欣喜之余,朱兴旺也有思考。“过去一次次陷入困境,根子就在没有一个稳定的产业,抵御不了风险。现在脱了贫,就坚决不返贫!”

鲍鱼产业已成为荣成主要渔业支柱产业之一。李信君 摄

离开课堂多年的他,兴奋地坐进了教室。文昌市畜牧局举办种养业培训班,邀请专家为贫困户免费传授养殖技术。“换季怎么防病?”“怎样提高羊羔存活率?”朱兴旺问得很仔细,授课专家答得很认真。行家点拨加个人勤学,成效明显。朱兴旺把两只羊变成了42只,还发明了一些养殖妙招。

仅仅过了2年,朱兴旺家就摘掉了贫困户的帽子,人均年收入达到了10858元。如今,朱兴旺已经成了当地响当当的技术能手和致富带头人。

“加油干,过上好日子并不难”

2014年7月,朱兴旺家被列为建档立卡贫困户,时任文昌市就业局局长的潘先福成为他的帮扶责任人。潘先福主动上门给他介绍扶贫政策,把朱兴旺家的情况摸了个清清楚楚。此时,朱兴旺的旧瓦房墙面已经爬满裂痕,屋顶也是东缺一角、西漏一块。

“党和政府帮你解决”

工作人员现场调试设备 谢铭辉 摄

如何确保朱兴旺家不返贫,也是龙楼镇人大主席陈符和的一桩心事。他和潘先福一样,是朱兴旺的帮扶责任人。经过一番考察,陈符和给朱兴旺提出建议:“试试养黑山羊,成本低,市场需求大。”龙楼镇大力发展航天旅游,日渐火热的宾馆酒店将成为潜在客户。

据悉,从8月23日起,乌鲁木齐逐步调整达坂城区、乌鲁木齐县、甘泉堡经济技术开发区三个区(县)的全部小区和米东区、经开区(头屯河区)、高新区(新市区)、沙依巴克区、水磨沟区、天山区等6个区部分无疫情小区的防控政策。在严格落实各项防疫措施的基础上,小区居民可以在小区内进行非聚集性的个人活动。

少年时代,朱兴旺一家的吃穿用度,全靠父亲在镇小学教书的工资,日子过得紧巴巴。读完初中,朱兴旺便开始打工,干过泥工、当过渔民、进过农场……工作倒是勤勤恳恳,就是攒不下钱。

将一桶桶牧草倒进食槽,看群羊吃罢,朱兴旺走向一只不吃不喝、躺在地上无精打采的小羊。“它叫‘大耳朵’,生病了,四肢无力,站不起来。”朱兴旺已请兽医开了药,准备给它打针。只见他左手提起小羊后颈的一块皮肤,右手把注射器针头刺入皮下,然后缓缓将药物推入,动作十分娴熟。“大耳朵”咩咩地叫唤着,妻子陈桂亿一手按着小羊防止它乱动,一手轻抚它的后背。

以前治病屡屡掏空全家积蓄,而现在大病报销90%,全家参加新农合,政府代缴保险费用。以前自己因贫困早早结束学业外出打工,如今孩子们每学年都有数千元补贴。

朱兴旺还创造出“半放养半圈养”养羊法,在羊圈的活动场所栽种一些杨桃和牧草,下午4点多开放给羊群活动。这样一来,单靠早晚两顿“正餐”吃不饱的山羊,就可以在这里补充一些“零食”。

朱兴旺动心了。2017年,海南省继续给予脱贫户扶贫政策支持,朱兴旺领到了4800元的产业帮扶资金,用这笔钱买下两只黑山羊。

“朱兴旺家的黑山羊肉质很好,从不愁销路。每次卖羊,他只要发条朋友圈,很快就能售出。”龙楼村赤土三村民小组组长朱威力称赞道。

2017年,龙楼镇成立黑山羊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为养羊贫困户提供技术指导和销售平台。通过合作社提供的技术和信息,朱兴旺改良羊种,母羊的体格更大更壮了。

“感谢党、感谢政府帮助我们家,而且为我指出了养黑山羊这条致富路。”朱兴旺感激地说,“党和政府这么帮扶我,我要证明自己值得帮扶!”

朱兴旺不是一开始就懂得如何饲养黑山羊的。第一批母羊产崽时,朱兴旺非常兴奋,一有时间就蹲在小羊旁边看着,生怕有啥闪失。不料,几个月后,一只小羊还是死去了,朱兴旺很心痛。请教兽医,说是病菌感染导致的。“必须吃透一门技术!”朱兴旺立志苦学黑山羊的养殖和防病知识。

不到3年时间,朱兴旺修建的简易小羊圈,变成了5间宽敞的羊舍。

7月21日晚,由湖北省住建厅部署,武汉市水务集团迅速集结由指挥组、净水组、水质组、保障组组成的救援队伍,连同7台套应急救援装备连夜向恩施进发。

“过去过穷日子的时候,我没少接受乡亲们的帮衬。跟自己不沾亲、不带故的各级扶贫干部,更是带着好政策,帮我诊贫脉、断穷根。”回看自己的脱贫路,朱兴旺心里充满感恩,“如今产业越做越好,手头渐渐宽裕,只要有机会,我就尽力帮助别人。”

等“大耳朵”平静下来,朱兴旺又取了些杨桃叶装在盆里,搁在它眼前。“我现在还不能走。”蹲在小羊旁边,朱兴旺告诉记者,“它没有力气,要看着它吃,不然旁边的羊可能会来夺食。”

朱兴旺现在满脑子都是黑山羊。但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他心里还装着两块“大石头”:一个是债,一个是病。

augim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