录取通知书邮寄地址写错江苏辅警连跑65家终于送达

最近,高考录取通知书正在陆续发放中。江苏省常州市钟楼区邹区镇的一名邮政快递员收到一份宁夏北方民族大学寄来的录取通知书,收件人是杨同学,但是当地却没有相对应的收件地址,邮政快递员赶紧与杨同学联系,但对方手机号打不通,固定电话也是空号。快递员十分着急,只好向邹区派出所求助。

邹区派出所接到求助后,值班所领导立刻安排熟悉张家村情况的辅警张可亚前去帮忙。张可亚通过警务平台查询到,录取通知书上面的地址已拆迁。他知道张家村大多数本地人都已搬离,村上大多数房屋是出租户,张可亚来到村里询问多名周边群众,无人认识杨同学。

现今的桃树河村虽然与其他民族村庄毗邻而居,但房屋建筑、服饰等依然保留着浓郁的傈僳族风格。村中建有高山文化广场,广场中心高耸的刀杆非常醒目——这是傈僳族传统竞技项目“上刀山下火海”的必备器具。余在明介绍,村中有20名村民可以完成“上刀山下火海”,年龄最大的已近90岁;近年来村里组建“山鹰刀杆文化表演队”,先后外出参演130多场次。

新家园离山上林地远了,但离城镇近了。桃树河村充分利用地理位置优势,一方面继续从事迁出地林下经济作物耕种,另一方面在迁入地大力发展农作物加工。与此同时,一些村民还经营餐饮、住宿乃至运输、装修等服务性行业。余在明目前开着一家建筑装潢公司,解决了村里30多名傈僳族青年的就业问题。

烈日下,他身上的警服早已湿透了,接近中午,室外的温度越来越高,他敲开了第65户人家的大门:“您好,请问是杨同学家里吗?”门内一个老人回答:“是啊,我是他爷爷,有什么事?”张可亚长舒了一口气,兴奋地说:“您孙子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到家啦!”他将大学录取通知书递到杨爷爷的手中,杨爷爷攥着孙子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乐开了花。

张可亚想:“这个村子一共75户人家,我全部走个遍才能死心,说不定下一户敲开的门里就有消息。”张可亚丝毫不耽误,脚步不停歇,在村子里挨家挨户敲门,询问是否认识杨同学。 

桃树河村村民住在山上时,传统以种植草果、核桃、中草药等林下农作物为生。新建村寨距原址20多公里,如何解决上山耕作路途遥远的问题?“现在家家都有摩托车,三分之一的家庭有小汽车,交通不成问题。”余在明如此回答记者的疑问。

图为搬迁后的桃树河村村景。李嘉娴 摄

听到这份通知书走了这么多弯路才来到自己家,老人紧紧握着张可亚的手,连声致谢。原来,杨同学跟着爷爷奶奶住在这里,早已不是户籍地址上的住址,联络方式也更换了,这才让邮政快递员摸不着门。

桃树河村曾是腾冲市198个“边少贫”自然村之一,搬迁后的桃树河村依托政策支持和林业资源优势、民族文化优势,自力更生、奋发图强,村民年人均纯收入从搬迁前的2280元增加到如今的近12000元,闯出了一条摆脱贫困、共同致富的新路子。

2016年,桃树河村整体易地搬迁,全村79户391人全部迁至海拔约1450米的平坝上。为此,地方财政投入1400多万元(人民币,下同),村民自筹500多万元,重建傈僳族村寨。

“现在的民族政策非常好,但是我们自己也要争气,不能坐在家里等靠要。我们寨子里的人除了照顾好山上的林地,要么在本地创业就业,要么外出打工,全村没有一人游手好闲,没有一张麻将桌,没有出现一人吸毒。”余在明说。

“现在的桃树河村,可以说人人‘阿咪嚓’(傈僳语,意为积极行动起来),家家‘阿克几’(傈僳语,意为生活安逸舒适)。”说到这里,余在明弹起三弦,唱起欢快的傈僳小调,由衷表达内心的喜悦。(完)

augimar.com